| 媒体聚焦 首页>新闻中心>媒体聚焦

欧神诺董事长鲍杰军《陶城报》“火中花”专栏第32期:去“行政化”而非去“政府化”

2010-08-23 阅读335次

     鲍杰军 金融风暴后,中国企业的“国进民退”问题再次被炒得沸沸扬扬。一方面,山西煤改国有化、东星航空事件、日照钢铁事件、央企房地产地王问题等等,让人明显感觉到国企前进的步伐;另一方面,国家统计局有关负责人又表示:总体上看,统计数据并不支持“国进民退”的说法。多方学者也纷纷登场,争论四起,怎一个乱字了得。笔者认为,现阶段大家不应过多关注国进还是民进的问题,而更应当关注的是国企如何进退的问题,目前国企对民企、甚至是国企之间的并购与重组过程,大多仍由政府主导,将产权与管理权混淆,采用行政手段而非市场化行为,进而造成国有与民有对立。所以当前需要解决的关键问题是去“行政化”而非去“政府化(国有化)”。 在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社会中,基本的经济制度是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国有经济是国民经济的主导性力量。国有控股是政府管理社会的重要手段之一。存在的往往就是合理的,尤其是在关系国家安全和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我们要认同国有控股的合理性和必要性。所以说,现实决定了中国企业不可能全面“去政府化”,同时也要看到,完全私有化的资本主义制度经过几百年的发展,可以说已经走过了发展的鼎盛时期,同样出现了很多亟待调整的问题。因此,中国社会的未来发展模式也必然需要在不断摸索中调整和创新。 另一方面,我国仍处于经济转轨时期,政府还习惯性地以行政化手段去解决市场化问题,例如房地产市场的多次调控,就反复出现“一抓就死,一放就乱”的情形。市场有自身的运行规律,企业也有自己的发展规律,不能简单的以行政化方式去管理企业。譬如由中央组织部来任命央企的领导,企业经营者得不到完全的经营决策权和人事任免权,甚至连自己的任期也不确定,这就属于不完全的企业实际控制人,因此很多央企领导并不把自己当作企业家。再如,现在央企的发展战略及重大兼并重组大多由“上级领导”来决定,企业股东大会、董事会的通过只是走走过场;三家相互竞争的上市公司领导可以由“上级”调换轮岗等等。不难想见,用行政化的手段去指挥企业是违背市场规律的。 因此,在现存的体制下,我们首先要反对的不是政府化,而是行政化。无论国有企业还是行业管理,其当务之急都是要去“行政化”。例如政府一直想要各类行业协会非政府化,可现在反而被行政化。在这些边缘地带,通常监管不严,很容易被少数人控制形成利益集团,进而难以避免的形成腐败,中国足协无疑是一个典型的例子,那么其他协会呢?正如专家所言,行政化不仅是一个习惯的问题,行政权力往往还代表现实的利益和话语权。去行政化的精髓,不仅是取消行政级别,更在于规范行政权力,督促权力拥有者恪尽职责、恪守边界。 其次,去行政化需要在社会各个系统同时推行,否则很难在一点上突破。例如《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近期终于向社会公布之后,关于高校“去行政化”又引起争论,本来是受益方的教授们却担心一旦失去行政级别,“裸身”教授就无法享受到某些原有的社会福利。所以,我们不能只去抱怨政府将这些系统行政化,在官本位的时代,这些系统中的一些人反而是希望被行政化的。国企的领导也许抱有同样的想法,比如具有行政级别的央企领导干部出了成绩可以提拔到政府从政,这是好事,但政府官员是否也能从优秀的民营企业家中选拔呢?如果对央企领导干部和民营企业家一视同仁,那么“被行政化”背后的的“官僚化”动力自然消除,这也有利于从更广大的企业家群体中挑选优秀人才管理社会行政事务,有利于社会的公平和谐。 政府对社会的控制,首先应该是通过立法来推动。如学校的爱国主义教育,一些西方国家的中小学校每天上课前都要起立唱国歌,就是通过立法强制实施而不是靠自觉或行政手段来实现的。 此外,政府还可以通过制定一系列的行政规定和条例来实现自己的意图。例如解决低收入阶层的住房问题,可以通过建立住房保障体系,规定和要求房地产公司在体系中应该承担相应的责任:参与建设、交纳特种税等等,而非仅仅通过打压房价或者规定限制商品房的面积等简单粗暴的行政化手段来搞一刀切。 国资委主任李融荣先生在接受凤凰卫视记者采访时谈到:政府的声音需要通过企业发出。而企业的声音往往是通过企业家发出的,但政府不能通过行政任命来控制企业经营者。李融荣同时指出:央企也要按企业的规律去办。即应通过股权在股东会中行使权责。由股东会控制董事会,再由董事会来控制经营者,建立责、权、利高度统一的激励机制。使企业的经营者完全与行政脱钩,真正成为职业经理人,这样既可实现政府的意图,又能让企业按经济规律运行。 企业是社会经济中的细胞,无论是国有还是私有,都有承担社会责任的义务。如果通过控股的方式去让企业满足政府的意图,不一定完全有效。如地王问题,央企照样去抢地王,因为这不是所有制问题,而是目前土地政策存在问题,以及地方政府的想法和中央不一致所造成的。 改革开放三十年来,国家经济成就显著,央企掌握经济命脉,民企服务国计民生,两者各司其职分工明确。“政府化”可以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一大特色,但“去行政化”亦是改革开放深入发展的大势所趋,无论是央企还是民企都应顺势而为。 鲍杰军博客 欢迎互动交流 http://blog.sina.com.cn/baojiejun http://oceano-2010.blog.sohu.com/